德甲

关于亚东

2019-09-13 03:36:2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我笔下的亚东,不是唱了《向往神鹰》的那位藏族歌手。亦非藏东南之地域名称也。而是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我刚参加工作伊始,在县二中任教时,相遇的一飘皮子(同校而未直接带过课)学生之名。
那会儿的年轻和诗意人生,泛滥成一条汹涌澎湃却也悲伤的河流。青春印痕还很明显和张扬,还做着关于这个世界的许多好的梦。
而亚东,当时已经上了高二。他骨子里有诗性和理想主义的基因存在。这些于年龄,身份,处境,甚至许多东西都无关。只与血液有关。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习性相投者近焉。于是亚东亦就间或以学生,文学青年,朋友等诸多杂陈的身份来访。有时,亦因体育课下后口渴,来倒杯水喝。谈文学,谈人生,谈理想和追求,亦很默契和兴味盎然。其时,他还是一个青涩的半大农村青年学子,外形亦很质朴。
不久,我调离了那所学校,去了县域西部荒僻的民乐原任教。而他大约亦高中毕业,或考上大学或落第出了社会罢。总之,彼此都是一去音容两渺茫。加之岁月冲刷和俗事消磨,亦就全然淡忘了他的印象。
而再次的相见,却是六七年后。大约是清明前的某天下午,我在什字原田径散步时,和他不期而遇了。
他主动打招呼的一瞬间,我全然没有认出来。再细看,还是认不得。惟因变化太大了,和先前简直是判若两人。约莫高过我多半个头,身块结实宽阔微胖。最重要的是透射出一种,与当年有天壤之别的气质,外向,大气,热情,蕴藉,而又文质彬彬。
及至他通名报姓,我在脑海里飞转着,遂和当年的印象联系在一起。亦就得知。他高中毕业后,考上了兰大,学的是当时还很时兴的计算机专业。毕业后在平凉市内一所有名的高中任教。已参加工作两年了。此番回来,是给先祖上坟烧纸的。
他递给我一些自己这些年写的诗稿,和一篇文言祭祖文,让读后提些意见。并诚邀我若上平凉,就来他处。
那些诗文,我都细读了。感觉其新诗意象奇崛,风格先锋,前卫。有很强的时空穿透感和 。而文言文则骈散结合,句法缜密,遣词精准,很有文气和古气。遂感叹时光流逝,江山代有才人出。士别三日,即更刮目相待矣。
此后,又是如许年未曾相见。而再次联系,却是我2011年调至密城以后。那是我人生最黯淡的低谷时期。那次的详尽变故,已在多篇文中提及过。此不再赘述。只觉着,在一些由不完整的人主导的,不完美的世界里,想做一个完整的人,和一些完美的事情,本身就是一出悲剧。
而亚东,通过网络,了解了这些变故,亦读了相关的文章如《密城笔记》。遂打来电话,以表慰藉顾念之情。
我内心有了些许煦暖之意。自古雪中送炭君子少,落井下石小人多。特定情形下,来自远方的故人问候和关切,其意义自是可以被无限放大和升华了的。
其时,亚东已不再教书,好像在做文化记者,和教育文化界及诗坛的高层大腕对话。他通过采访,以对话录的形式付诸文本,定期发表在当时还挂靠在《未来导报》的《平凉教育》专版。其对话高端,大气,如他的诗一样奇崛,先锋。尤其是那些精心打造的,有高度凝练和概括性的题目,触目,惊险,乖张,颜值极高。对人捧读时未雨绸缪的冲击力极强。有一种瞬间触电和被击倒的感觉。
他对我在困境中的最大支持,当是用自己的影响力和活络关系,在《平凉教育》隆重推出了我的个人专版,包括对我的介绍,作品选登及其他文友的评论三大块。他说这是自刊物开办以来,首次推出的教师专版。其心意和背后的努力,可想而知,自是不待多言。报纸出来后,我收到外县的许多同学的电话问候。既是祝贺亦是关切同时还有些许自豪。他们说看到当年高校的老同学扬名立万,终是觉着亲切和高兴的。
说老实话,自参加工作迈入教育门楣,二十余年来,我恪尽本分淡泊名利,几乎没有因个人的事情请过一天假。但在体系评价框架内,并不讨好。亦与许多利益光环日渐分道扬镳,甚至处境愈来愈被动。皆因在骨子里面不愿媚俗和媚官。不是不为,实则不能为也。惟因违背初心。我对这个世界和他人无能为力,但要保持自己内心世界的干净,和人格的完整。否则,虽生犹死,君子所不齿也。
而亚东,却以正直文人之间惺惺相惜之情,在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倾尽心力诚意,为我真实站立教坛的姿态,为我文字的价值,进行了公允的评价和展现,并将其定格成一道永恒的风景。他的眷念之情拳拳之心,我自会在心中永远珍藏的。
此后一年多时间,他仍以文化记者的身份,走出国门,远赴千岛之国印尼进行采访和交流。跨界的文化对撞,使他的视野更宏阔,胸怀和诗文更具有兼容性。而诗性触觉更为敏锐,诗意足迹和诗化人格更为凸显。每每看到他在空间里发出的异域风情照片,我总是情绪激动,慨叹不已。人成长时的自然印痕大同小异,然而,长大后,我又怎么会能成为你,而你又怎么会可能成了我呢?你站在印尼看风景,我站在故土看照片。南洋的海风吹动了你的头发,照片里的风景装饰了我的梦呵!
南洋呵,神仙留恋的好地方。藉亚东的行者无疆和文化苦旅,我竟有了故国神游梦回乡关的熟稔感。
回国后,他转至市教育局编辑已独立成刊的《平凉教育》。其刊物从内容到形式,都高端大气上档次,尤其是印刷的质感非常好。其间,他发过一篇我的探讨如何提高初中文言文课堂教学效率的论文。而此后,他总是向我邮寄来每一期的刊物。至今一直未间断过。这该是怎样一种升华了的师生情缘沉淀,才可能做到这一点呵!
那年他随从市局领导来密城学校检查工作。将我及我的作品积极向自己的领导推介。其拳拳赤子之心我自是感激不尽。但我在和人特别是和领导结缘的天分上,总是强差人意的。终是辜负了亚东的一片心意。亦惟剩唏嘘和感叹了。
因为亚东和他的诗及诗评,还有他编办的刊物,我遂在僻远之地的密城教坛,内心总留存着一抹温暖和感动。于是生命的质地和内核亦丰满坚硬了许多。再多的风雨如晦和人间寂寞,亦就春花秋月等闲过了。
又一次收到了亚东寄来的刊物。还未启封,就觉文气氤氲,友情如酒了。
呵呵,惟愿以后的日子,亚东安好,岁月静好。青山不墨千秋画,流水无弦万古琴。烟雨色中,琴声韵里,人间的真情,终究汇聚成一条奔腾不息的河流了……

共 2 90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篇文章写的是作者任教时,同校的一个文艺青年的故事,写出了他的成长,及对作者的影响。欣赏,荐阅,祝创作愉快!【编辑:尚林夕】
1 楼 文友: 2015-12-22 05:07:08 欣赏佳作,祝创作愉快!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什么原因能导致突然瘫痪
孩子眼屎多
儿童口臭
儿童流鼻血是什么原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