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俄羅斯被指隱藏商販走私鈾真相

2019-11-08 23:48:4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金萨戈夫是俄罗斯的一名小商贩,他能让你得到干鱼、毛皮、土耳其吊灯……还有用于制造核武器的高浓缩铀而且他不是惟一的全能商販

张平扬 文 Lawrence Scott Sheets 编译 洪庆明

被查获的高浓缩铀

自夸能弄到两公斤高浓缩铀

2006年1月31日清晨,49岁的汽车机械师奥莱格·金萨戈夫在诺基尔村摇摇欲坠的房子里起了床,这是俄罗斯与格鲁吉亚接境处靠近俄境内几英里的一个工人阶级村庄天色尚早,只有附近高加索山脉顶峰上的皑皑白雪发出微光如同苏联解体后的许多俄罗斯人,也像大多数微末的小商贩,金萨戈夫15年来一直勉强维持温饱廉价的土耳其吊灯、干鱼、香肠--金萨戈夫贩卖一切他能得到的东西,利润通常是微薄的然而,他现在看上去就要转运了实际上,如果一切顺利的话,他会一夜暴富今天的商品不需要手推车运,他破烂的皮革外套里藏着的100克高浓缩铀,用一种用来包三明治的塑料包包裹着

金萨戈夫走出诺基尔村,与3个来自格鲁吉亚的男子一道坐上一辆白色的汽车,驶向俄格边境他们是驾车前来接他的,一个是毒品贩子库库穆里,另外两人——仿造和贩卖欧洲绘画大师的廉价画作的亨利·苏加什维利,格鲁吉亚内政部腐败的低级官员切卡什维利,过去曾与金萨戈夫一起做过小打小闹的走私数月来,金萨戈夫一直向他的同伴吹嘘,说他的兜里装着的铀不过是一份样品,他能搞到至少两公斤的灰绿色粉末,尽管不足以制造一枚核弹,但对那些有合适的装备和经验的买家来说无疑是一个很好的开端

这几个家伙行程100英里到达格鲁吉亚首都第比利斯,与一个土耳其人接头这个土耳其人先前曾告诉过金萨戈夫的3个格鲁吉亚同伙说,他代表一个有兴趣得到高浓缩铀的“严肃组织”当然,距诺基尔村几英里的俄格海关是个问题,但金萨戈夫的一个亲戚在俄方海关工作,使他们得以顺利过关金萨戈夫团伙到达第比利斯后,他们转头开向郊区贫穷的穆基亚尼区,然后在那里的一幢9层的苏联风格公寓楼里安顿下来他们待在第7层一间肮脏的房子里,等待他们的土耳其买主

然而,对金萨戈夫来说不幸的是,“买主”是一个说土耳其语的格鲁吉亚安全机关的行动人员,格安全机关早已获悉他出售高浓缩铀的情报并撒下长线

起初,格鲁吉亚政府并不相信金萨戈夫的铀是武器级的格鲁吉亚主要的核武调查员帕夫莱尼什维利说:“在金萨戈夫的案子里,我们原先想,他至多有一些低级别的放射性材料,而不是高浓缩的”但事实上,根据美国政府事后的检测,金萨戈夫的高浓缩铀超过89%的纯度,“适合军事用途,包括制造核武器”更令人忧心忡忡的是,金萨戈夫这样的小商贩都能轻而易举地获取这样的放射性材料只是由于偶尔的机会——金萨戈夫曾在格鲁吉亚法律失序的南奥塞梯领土上好几次试图出售他的高浓缩铀,才使得格安全部门得以了解到他的情报

1989年,苏联经济崩溃了曾在一家国营汽车修理厂工作的金萨戈夫幸运地在伊拉克得到一份工作,当时萨达姆引进几千苏联公民,帮助他开发油田但这种好运在1991年结束了,金萨戈夫回到家乡,他在这里没有希望找到一份体面的工作苏联大多数劳动力要么失业,要么未充分就业因此,金萨戈夫成为一名投机客,在苏联垮台后的早期岁月,这个词还是充满轻蔑的贬义,属于犯罪行为他最先贩卖各种各样的鱼,还涉及另外一种俄罗斯产品——香肠后来,他开始贩卖毛皮,这桩交易把他从诺基尔带到新西伯利亚市,这座城市以其学术研究设施闻名,同时也因靠近苏联核武器综合体而臭名昭着

[1][2][3]下一页

生物谷
心律不齐早搏的影响
感冒咳嗽专用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