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杨伟民我国正制定高质量发展衡量标准

2019-06-09 07:38:3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有什么方式缓解痛经
痛经小腹痛有血块
痛经小腹痛有什么方法

从高速发展到高质量发展,中国经济正经历一场结构性巨变。3月4日,在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小组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杨伟民在接受北京商报采访时表示,在我国经济高速增长阶段,普遍习惯用GDP增速来衡量速度,而进入新阶段,高质量增长可以从不同角度衡量,范围相对较广,目前相关部门已接到部署正在研究适应高质量发展的统计指标、衡量标准体系。

多角度衡量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正处在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的攻关期,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是跨越关口的迫切要求和我国发展的战略目标。

“高质量的衡量角度很多,比如从要素投入效率、产品质量、品牌影响等方向。”杨伟民表示。十九大报告也侧面“剧透”了衡量标准涵盖的内容:“从经济周期演变的规律来看,要持续保持我国经济健康发展,必须推动经济发展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提高全要素生产率,从简单追求速度转向坚持质量第一、效益优先,从微观层面不断提高企业的产品和服务质量,提高企业经营效益。”

此外,杨伟民表示,要实现高质量发展,防范金融风险的任务十分艰巨,“去年我国经济增速虽然同比提高了0.2个百分点,但前期累积的各种风险也正在逐步显露,金融的底线就是其中必须要守住的一道”。

具体来说,杨伟民介绍,今后我国将从四个方面发力打好防范金融风险攻坚战,其中包括:在实体经济中继续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继续去僵尸、去产能,因为僵尸企业占用大量资源,不去处置就会变成不良贷款引发金融风险;让地方政府有节制的借贷,不要过度举债,特别是不要过度变化手法举借隐性债务。“目前,我国地方隐性债务问题风险比较大,我国将控制地方政府隐性债务增量,逐步化解存量。”

新阶段的新定义“所谓高质量发展,从微观层面来看,通常指产品和服务的质量;中观层面来看,是产业和区域发展质量;宏观层面来看,是国民经济的整体质量和效益。当前,我国生产要素中的劳动力、资源、土地等红利都在消失,当前面临的最大要素瓶颈就是创新能力和人力资本不足。”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一鸣对于高质量发展如此定义。

王一鸣表示,高质量发展阶段要适合中国的发展阶段和基本国情,不能简单以成熟经济体的标准结构作为我国的参照依据,还要充分考虑中国的大国特征,同时我国正处在结构的快速变动期,要充分考虑中国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特点。而推进高质量发展,最根本还在于深化改革,来增强经济的活力、创新力和竞争力。

在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常务副院长白重恩看来,我国经济要实现高速度增长向高质量发展的转变,地方政府扮演的角色也要转变。要确保经济发展转向高质量,转变地方政府激励方式显得尤为关键,例如将地区生产总值考核改变为地区收入总值考核,税收归属由生产地向消费地转型等。

政府与市场的新关系

从高速增长到高质量发展到底更依赖市场还是政府?业界并无绝对定论。中国改革基金会国民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王小鲁认为,当前各地出台了各种优惠政策、鼓励政策,用于鼓励科技创新、高技术产业。但总体来讲效果不好,效率也不高。他提出,促进科技创新,促进技术进步,最根本还是要靠一个公平竞争的高效率市场。

对于政府的作用,王小鲁也肯定地表示,在教育、基础设施建设、基础科研、公共服务、社会保障等方面,政府都要发挥很重要的作用,而在技术创新、产业发展上,政府首先要做好的就是维护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只有这样才会创造一个高效率的市场,创造一个技术不断进步、新技术不断涌现的市场。

“随着高质量的发展,这笔钱如果不能精细化管理,就要适当压缩投资,不能每年几百亿元的幅度增长。”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所所长高培勇直言,这种诞生在危机时期的特殊机制,要做常态性的安排,跟政府支出处在同一个盘子当中,用同样的一套标准去加以管理。

北京商报 蒋梦惟/文 代小杰/制表

治疗毛孔粗大的方法哪个好
日本邮船FTS航线取消挂靠上海港
最开心的笑咪咪谁跟你说猫咪这样就是在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