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神奇道具在哪里第一百二十五章测试药剂

2020-01-24 09:48:4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神奇道具在哪里 第一百二十五章 测试药剂

“真言药剂,是什么效果?让人只说真话,还是让人主动说真话?”假如是前者的话,尼克并不在意,测谎仪这个世界可不好见。

但若是后者的话,尼克就必须重视起来了,这个效果可比测谎仪好多了,省去了许多审讯的过程,而且还能够保证得到的信息都是真的。

“服用真言药剂之后,在药效时间之内,询问者对于被询问的问题都不会拒绝回答,而且一定会说真话。”李杜这般回答。

李杜对于真言药剂的使用并不多,除了在哈利波特世界对马尔福使用过一次,以及对指环王世界的那个监工使用过一次之后,再没有其他。

但只这两次的使用,就足够让李杜对真言药剂的效果确认。

尼克一只独眼快速的闪烁了起来,然后尼克抬头,看向了李杜,道:“这真言药剂需要多少钱一瓶?”

李杜犹豫了一会儿,道:“八百美元。”

真言药剂的成本其实比打嗝水要贵的多,一瓶打嗝水都能够定价三千,而真言药剂仅仅只定价八百,李杜对此是有所考虑的。

因为打嗝水不可能是一个大批量销售的东西,定价高低,对于销售量都不会有很大影响,高价能够给李杜带来更多的利润。

而真言药剂则很有可能会成为一个大批量销售的药剂,特别是在尼克·弗瑞是神盾局局长的情况下,对于真言药剂的需求量一定会很大。

这时候将真言药剂的价格定的太高,那么尼克·弗瑞就会考虑这种药剂的成本,挑选使用的场合,只会小批量的使用。

可若是真言药剂的价格在尼克·弗瑞的期望范围之内,那么很有可能神盾局内部将会大量的使用真言药剂。

甚至于在审讯所有犯人的时候都使用真言药剂,那么李杜的真言药剂销量就会达到一个很可观的程度。

这样一来,将真言药剂的价格定低,将会比将真言药剂价格定高给李杜带来更多的利益。

反正不管怎么说,真言药剂的成本都要比售价低上很多。

“能不能便宜一点?”

李杜点了点头,道:“可以,尼克局长,看在我们是同行的份上,我可以给你第一次购买的时候打个八折,不过之后的药剂就只能按照原价了。”

“你手上现在有多少支?”

“差不多一百支。”

真言药剂是李杜手头上数量最多的药剂,因为一直在制作,然后没什么使用的机会,所以到现在积攒了不少的数量。

“一百支?八百一只,那就是八万,打个八折,那就是六万八。”尼克·弗瑞稍微皱了皱眉头,这个价格比尼克·弗瑞预计的高一点。

但假如真言药剂的效果真有李杜说的那么好的话,这个价格也不是不能接受。

“能试用一下么?”

“当然可以,不过附近这里应该找不到实验对象。”

尼克点了点头,道:“我先出去一下,打个。”

李杜继续向托尼介绍墙柜上的商品,道:“托尼,你看这个,这是胡话药水,喝了这个药水之后就会不停的胡说八道,是个恶作剧的好东西。”

“这消肿药水,能够快速消肿,具有一定的疗伤效果。”

“这是遗忘药水,能够让人随即的遗忘某些东西。”

“这是回忆药水,可以让人回忆起某些丢失的记忆。”

……

托尼是个爱玩的性子,对这些东西颇感兴趣,特别是在感受到打嗝水对于钯金属的中毒情况具有一定的缓解效果之后,托尼更是放下了心中的包袱。

在李杜的游说之下,托尼购买了不少东西,包括之前的十一瓶打嗝水,两瓶胡话药剂,两瓶遗忘药水和两瓶回忆药水。

购买这些东西托尼一共支付了将近六万美金。

当然了,这对于托尼来说只是一笔小钱,但对于李杜来说,这就不是一笔小钱了,特别是在李杜最近开销巨大的情况下。

这一笔紫金的流入,算是一个很好的补充。

更重要的是,这比巫师酒吧来钱可快的多,也容易的多,李杜制作这十几支药剂仅仅只需要不到半天的时间,成本也极低。

而换成是巫师酒吧,一个月下来的营业额都不知道有没有这么数目,利润就更加了。

不一会儿尼克重新进来,跟随尼克进来的还有一个中年男子。

“这是科尔森特工。”尼克向托尼还有李杜介绍,随即尼克又指了指托尼,道:“这是托尼·斯塔克,斯塔克工业的负责人。”

“这是格林·乔治,联合国安全委员会侦查局,斯塔腾岛的负责人。”

打过招呼完毕,李杜便开始在尼克面前试验起真言药剂的效果来,目标自然就是这个刚刚才被尼克叫过来的科尔森特工。

“科尔森特工,现在我需要你配合一下,看到这瓶药剂了没有,这瓶药剂叫做真言药剂,能够让一个人说真话。”

“等会儿你需要喝下这瓶药剂,然后我会问你一些问题,你要尽可能的控制自己说假话,或者不让自己开口,明白了吗?”

或许是因为尼克在外面已经和科尔森解释了一遍,所以科尔森很快就点了点头。

“第一个问题,科尔森特工,你上次理发是什么时间?”

“上个月八号。”科尔森脸色稍微一变。

“第二个问题,科尔森特工,你今天穿的内裤是什么颜色?”

“绿色。”科尔森脸色再次一变,因为内心当中,科尔森是想控制自己说红色的。

“第三个问题,科尔森特工,在你的印象当中,尼克局长是一个怎么样的人?”李杜不经意了看了尼克·弗瑞一眼。

尼克·弗瑞很轻松的坐着,似乎并不担心。

“公而忘私、身先士卒……雷厉风行……”说到这里,科尔森稍微停顿了一下,似乎想控制自己不继续说下去。

但很可惜,在真言药剂的作用下,科尔森控制不了自己的言语。

“固执、呆板、严苛……”

尼克·弗瑞的脸上渐渐变了颜色。

上海远大医院张富全
宝鸡市中心医院预约挂号
广州最好的癫痫病治疗方法
卵巢遗传早衰能治吗
岳阳白癜风病是怎么来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