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蒹葭皇朝 第十三章 竹对刀,刀对竹 下

2019-10-18 20:02:4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蒹葭皇朝 第十三章 竹对刀,刀对竹 下

不同于水墨浸染的绵软宣纸,炭笔要在厚实纸板上,才能将其远胜工笔的细致描绘到纤毫毕现。

鼓着腮,嘟着嘴,伽代子气呼呼地挥动着莲藕似的手臂。夹在她手指尖的竹炭笔,在白亮的纸板上撒下一粒粒黑沙。于是鱼尾上翘起了鳞角,腹鳍下划开了波涛,两条尺长的胡须勾连着池底的食藻,三两滴水珠溅湿了寿石假山上的仙桃。伽代子最后扬起xiǎo手,又歪着脑袋仔细望了望华清池里摇头摆尾的红磷鲤,然后深吸一口气,终于落笔diǎn睛。恰似红鹂鸣绿了河柳,夜雨打响了芭蕉,纸上的死物突然有了活气,只见白纸板上:半弯清池水绕着一堆镂雕石,三尺长的鱼龙弯着背脊,像是要破水而出,又似欲蛰伏而下。腮边的阔鳞连接成厚实甲,尾根的细鳞乍起出犀利矛。眼白里是安逸的慵懒,黑仁中则是隐现的锋豪。

好一条华清池中的红磷鲤,好一条白纸板上的黑龙鱼。

伽代子又认认真真地看了看自己的画作,然后满意地拍了拍袖口上的炭黑,“嘿”的一声跳下垫脚的xiǎo木墩,那条马尾辫甩得那叫一个傲娇。

“我画完了,现在轮到你了!别以为莫名其妙地断了我姐姐的刀,就以为自己dǐng个的厉害,我可不怕你!噜噜噜~”伽代子冲着瞎眼公子扮了个猪鼻子。

孟xiǎo夫子静静而立,他也没想到这个泼辣可爱的xiǎo女娃居然画起了亦神亦怪的红磷鲤。仿佛是冥冥注定中,要他在她的注视下,刻出华清池里的它,雕成父亲口中的她!

如此,那便取刀吧!

右手掏左袖,枯槐朽木为柄,玄黑铁精为刃,正是一把刻刀。

“嘿嘿,xiǎo夫子的xiǎo泥鳅!”陈封士是个神棍,却不敬三清,不拜菩萨,只是将各山各洞里的各庙各观摸了个门清。佛前地上几层土,老君庐上几根草

,陈封士比那些侍奉神明的和尚道士都了然于心。他还是个淫才,不过倒也没有垂涎勾栏里的野鸡,或者思慕楼阁上的凤凰,只是满嘴的荤词艳曲,令人觉得这厮定然不是什么好鸟。

孟一苇的刻刀名为“xiǎo泥鳅”,不知被陈封士笑过多少回,这次当然也不会放过,“xiǎo夫子的xiǎo泥鳅,哈~哈哈哈”,笑得相当啊!

孟xiǎo夫子离得远,没有听到陈封士的贱笑,不然手中的竹竿多半会竖敲或横扫。他此时慢慢走向池水边缘,蹲下身来,又高高卷起袖口,将长长的手臂向水中伸去。指尖入水,却没有漾起一丝涟漪。

红磷鲤绕着xiǎo夫子修长的手指,缓缓游动;xiǎo夫子触着红鲤鱼光滑的鳞片,轻轻抚摸。

“呀,那红将军怎么不咬人,也不逃跑啊?”xiǎo七公主惊异道,平时机敏凶猛的红磷鲤如今变成了温顺的掌中游鱼。

“是韵律,孟xiǎo夫子的手正在模仿着水流的韵律,那红鱼察觉不到从水外伸进来一只手掌,只以为是划过身边的水流呀!”白钺居然感叹着应答,此时他也不再饮酒,眼睛一瞬不移地盯着水边的身影。

孟一苇入水摸鱼,其实只是装装瞎眼的样子,不然他一个盲人,如何将红磷鲤的头尾理所当然地雕刻出来?做足了功夫,便从手指弹出了个波纹,红磷鲤这才受惊溜走。瞎眼公子用绵巾吸干了手中的水渍,又将准备好的木料摸了个周全。接着,黑色的“xiǎo泥鳅”便划开了斑驳的木纹。

“王xiǎo杂毛,别呆在桌子下面装鹌鹑了,快起来看看,那xiǎo女娃的画到底怎么样,孟xiǎo夫子的胜算大不大?”秦伯集是名副其实的武道痴客,倒也是货真价实的粗鄙莽夫,他不懂分辨画作的优劣,只是看到xiǎo女娃的画中鱼,与太清宫里的池中鲤,实在是像的离谱,所以不仅微微有些担心自家书院的xiǎo夫子啦!

“哪里有画?哪里有画?”从案子下面钻出一头乱糟糟的黄发。王锦之天生金发褐目,如果不是那清秀的眉峦鼻峰配上柔和的面部轮廓,倒真像是西大陆的蛮族之人。其实王氏一族的男子体貌,皆有些异于常人,例如同为书院七师之一,当世经史大家王赴墟,便是银发两鬓垂着黄髫,一双碧眼灿若狸猫。王赴墟是王锦之的既师且父,王老杂毛的外号也就传给了王xiǎo杂毛。

今日号称“专绝琴棋书画乐礼茶,独攫天下风雅七分”的王锦之,本来是书院一行应付文比的不二人选,可惜一杯黄汤入腹,他便将一身雅气抖落个干净,甚至钻到案下梦起了春秋。此刻被秦莽夫喊醒,脑袋里仍是群峰采蜜嗡嗡作响,但较之刚才,倒也清醒了几分。

神棍陈这会儿还算厚道,端给王锦之一杯冷茶。水清润喉,意凉醒脑,“七绝子”这才算是定住了飘忽的心神。

“这是xiǎo娃娃所作的画?”回过神来的王锦之看到立在池边的画板,不禁吃了一惊。“笔力稍显稚嫩,但是画工却细腻到了极致,既有平面之影廓,又具立体之丰满,还兼刹那之神韵。不想,区区岛国,区区xiǎo囡,已经有如此的技艺了!”王锦之晃着满头的乱草感叹道。

“这么厉害,那xiǎo夫子岂不是要输了?”秦伯集问得焦急。

“xiǎo夫子会输?要知道xiǎo夫子的xiǎo泥鳅可是很厉害的!”陈封士接得淫荡。

“到底胜算如何?”无美食可享的刘不馋倒也心中记挂书院声名。

“天道循环,阴阳周转。极者,可得锋锐,不得圆满!”王锦之悠悠而道,“这岛国画技似鬼魅摄影之法,确实将摹物写实推展到了极致,这等逼真就算是我也不可企及。”他话锋一转,接着道,“但是,正是由于它过于追求一眸一瞬的分毫不差,反将整体散布的灵动和前后衔接的气韵给消磨殆尽了。看这岛国竹炭画,只为看而看,虽然确实好看却并不耐看。而看我大煜的水墨,乃是为思而看,旨在追寻画者潜藏于中的神痕和道迹。”

“嗨,你扯得如此玄乎干什么?就简单地告诉我,是胜或负?”秦伯集听得云里雾绕,他不理传神至理,只求个输赢明白。

“xiǎo夫子以刀刻对画作,本来就像是仙人骑龟和老叟钓鳖之比,技艺虽然也有相通之处,却还是不恰切者居多。那挺厉害的xiǎo女娃姑且可算作湖中老叟,可她已经钓上了鳖,做成了菜,而且极是美味,满可饮进一壶黄酒。xiǎo夫子当然是海中仙人,但是巨龟也非凡物,或驭或覆,还要看仙人的手段啊!”王锦之像只卖力开屏的雄孔雀,这话説得更是玄之又玄。

“你个xiǎo杂毛,会不会説人话了,在这里卖弄什么风骚!清清楚楚的説,胜算几何?”秦伯集终于被王锦之花团锦簇的言辞逼疯了,一把揪住王锦之头上的杂毛,直直喝问。

王锦之被扯得呲牙咧嘴,“唉~,唉~,放手,快放手!胜负之分,我也看不到啊!”呵,终于漏了实话!

陈封士这回不地道了,坏笑着又端起杯来,不过杯中不是青茶而是浊酒,趁着王锦之被制住,捏着他的鼻子,一口灌了下去。于是,王锦之又回到案下去了!

这边的胡闹没有影响到静静出刀的瞎眼公子,正如万骑郎一语道中的,书院xiǎo夫子的动作似乎契合某种韵律。

竖刀,拉出一条痕;横刀,切断一条纹。斜刀再卷个弯,便是一片麟。

木屑像北风中打着旋的雪花,飘荡在华清池蒸腾的水汽中,如飞舞的精灵。

用指间挑起木质纤维削出来的鱼龙长须,瞎眼公子用刀柄上的沟槽将其磨得更为圆润。再拇指勾动食指,给须尖打了个卷,公子手中的三尺木雕也活灵活现了。

一苇收刀入袖,端起刻好的作品,轻轻一抛便入了华清池水。

池中的本尊鱼龙被惊得藏在水底,而赝品木鱼则随着泉水翻涌浮浮沉沉,一会儿便被满溢的池水推到了水帘边缘。

这时惊奇的一幕发生了,明明是木头雕刻出来的死物却霎时有了生命,鱼尾巴居然猛得摆动了一下,便在身后水面敲起好大一簇水花。凭借反震的推力,木头雕刻的红磷鲤越过了六尺xiǎo悬崖,向着太清宫外急急飞去!

“啊!竟会如此,难道此人手中的xiǎo刀能刻出生灵的魂魄吗?”不少宾客心中如此惊呼。

“xiǎo夫子也许真是仙人吧!”目瞪口呆的刘不馋对着同样怔住的秦伯集喃喃而语。

“不可能,世上绝无仙佛,绝无可能!”神棍陈封士则出奇的敛色严肃。

“各位师长,我知晓其中机巧!”一位脸色青嫩的书院天工府讲习拘谨的插言。见一众书院的怪咖名师齐齐望向自己,年轻讲习咽了口吐沫,赶紧解释道:“其实神妙在于木头上,xiǎo夫子选的木材叫作沉钧蚕墓榉,产自南疆,是沉钧榉和禅蚕墓一起造就的奇异之物。沉钧榉是一种极为致密的良木,入水即沉,不可作为造船的原材,但却是南云苗裔搭建城寨的首选,因为密实质重虽然使它不可载人涉水,却也令其坚硬如金铁。别説虫蚀鼠咬,就算斧砍刀劈也只能留下些许痕迹。可是有种xiǎo豸却偏偏生得口器锋利,每到作茧化蝶之时,它便在沉钧榉的表皮咬开一个xiǎo孔,钻进树心,将里面拓展出拳头大xiǎo的洞府,再吐出粘液堵住出口,然后在里面闭起死关,化蝶则涅槃而出,失败便沉寂而死。就像达摩洞里枯坐参禅的老僧,于是这等xiǎo虫便得了‘禅蚕’的雅号。”

年轻讲习顿了顿,想端起案上的茶盏饮上一饮,但看到秦莽夫黑脸上渐露不耐的神色,吓得缩回了手,也不敢再卖弄见识,接着续道,“这沉钧蚕墓榉,即是‘禅蚕’委身以期化蝶重生的洞府,变成了藏尸掩憾的‘木中之墓’。要説这‘木中墓’有何奇特之处?其实也不过两diǎn,一是‘木中藏墓’的沉钧榉不会再一沉到底,毕竟它心有中空,虽然不足以跃然水上,却能随着水流波荡呈现上浮下潜的动态,远远看去,活像水中生灵。其二则是,‘腹中空’的沉钧榉变成了‘口能言’的‘精怪’,每到潮湿闷热的南疆夏夜,沉钧榉林便会传出间断的鞭炮声。这是因为木中空洞浸了水汽,天气一热就会不断膨胀,最终将树干炸裂开个口子,像爆竹一样噼啪作响。”

“天下之大,真是无奇不有啊!看来孟xiǎo子的哄人手段正是仰仗这等稀奇物什吧,不过其间精妙,还要你细细讲来?”原来曹老夫子此时xiǎo憩归来,恰好听到了沉钧榉和禅蚕墓的稀奇事。

年轻见习先是对曹证道施了一礼,然后答道,“正如曹师所讲,孟xiǎo夫子正是巧妙的利用沉钧蚕墓榉似浮似潜的拟状,将红鲤游水的姿态模仿的淋漓尽致。更为精绝的是,xiǎo夫子将‘蚕墓’特意留在了鱼尾处,并将‘墓壁’削成薄薄一层。待木雕的鱼儿入水,秋来渐热的华清池,便似南疆的夏夜一样,使‘蚕墓’中的水汽猛然胀破了鱼尾处的细鳞,于是气冲水花起,陡现木鱼摆尾跃龙门的奇景啊!”

这边的书院老夫子听完讲述正啧啧称叹,那边的书院xiǎo夫子却看着摔碎在地的木鳞鲤默默无言。

这木雕的鱼儿,为了一跃而起,本来就已经炸断了尾巴,接着高高升空,随之重重落下,最后狠狠撞在盘龙的宫柱上,于是须掉了,鳍折了,只剩下圆咕隆咚的身子在地板上滚出老远,最终撞在太清宫高高门槛上。

“还是不行吗?我让你飞了起来,逃了出去,可还是不能冲出这扇门呀!无谓挣扎,粉身碎骨,你便是如此忧虑的吗?”瞎眼公子面朝宫门,却感受到背后一道眼神的哀伤。

“哼,有什么了不起的,不还是摔坏了!”伽代子别着头,不服气的説道,可言语中中还是有些输赛的沮丧。

“代子,若再无理,回去就到女官那里领罚!”菅原琼子diǎn到即止的呵斥,又对低头矗立的瞎眼公子温婉道,“公子手中刻刀,化腐朽为神奇,我等甘拜下风!此局胜负已定。”

第二场,刀对竹,刀胜!

东莞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柳州癫痫病医院费用
宣城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东莞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柳州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