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东周美人传 第六章-杜伯左儒

2020-01-16 22:24:1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东周美人传 第六章:杜伯左儒

时间永是流驶,大周依旧太平。有效期,五年!

五年之后的周宣王四十三年,出事了,出大事了!因为,周宣王做了一个梦,梦中的主角是一位风华绝代的美眉。

虽然周宣王很好色,虽然周宣王夜夜春梦了无痕,虽然这一次的主角仍然是一个天生的尤物,不过,我还是希望,希望大家不要误会。因为,这一次,没有风花雪月,没有你侬我侬,没有男欢女爱,没有卿卿我我,总之,这一次,我们的周宣王同志做的可不是什么春梦!

虽然不是春梦,当一个绝色女子袅袅婷婷的走进周宣王的梦境,周宣王的色心还是动了,动的很厉害!所以,他想搭讪,就像任何一个男孩子搭讪陌生女孩那样的搭讪。

除非你长得貌似潘安,或者你的嘴赛过苏秦张仪,否则,这种搭讪成功的几率很低,非常低。我们的周宣王就碰了钉子,很尴尬的那种。

那位美丽的美眉不仅毫不理会周宣王的搭讪,甚至压根就不肯拿正眼看他,哪怕一眼,不,半眼也行!周宣王很悲催,因为,人家根本就把他当做了空气,不对,这比喻不对!因为,空气虽然看不见,也摸不着,毕竟,还有存在感。不信,把你扔到真空里试试!而我们的周宣王,在绝色美人眼里,压根就没有存在感,一diǎn也没有!

就这样,周宣王眼睁睁看着令人心仪的漂亮美眉,袅袅婷婷的从自己面前走过,走进了太庙,大周的太庙。

绝色女子消失在太庙入口,周宣王很失落,非常失落。不过,很快,他就不再失落。因为,他听到了美人的笑声,笑声很,周宣王的骨头似乎已经酥了。可惜,女人只笑了三声,就开始哭,不过,那哭声同样的婉转动人,让人,当然,主要是让我们的周宣王同志,让人沉醉,在美妙的哭声中沉醉。

可惜,如此美妙的哭声也只有三声,然后,就陷入了沉寂。

虽然只有三笑三哭,周宣王却已是如痴如醉,如醉如痴,仿佛置身于幸福的云端。

周宣王还没有意淫的幻想中回过神来,那绝色女子已经袅袅婷婷的走出了太庙,身后似乎还背着什么东西。

那东西特别眼熟,周宣王抬起衣袖,使劲擦了擦眼睛,认出来了:是神主,大周的七庙神主!

中国人最敬重祖先,几乎家家户户都供奉着祖先的牌位。家庭如此,国家也一样,不一样的是称呼。家庭供奉祖先的地方叫家庙,国家供奉祖先的地方叫太庙,太庙里供奉的一般是七辈祖宗,对,是七辈祖宗,不是八辈祖宗。这女子,什么都不拿,偏偏带走了七庙神主!

“美人,王宫里的东西,您随便拿,就是不要动我大周的神主,不要,千万不要!”

周宣王的心里想的挺好,可那张嘴就是不争气,愣是蹦不出一个字。从前,见到美女就口吃,是他的老毛病,可还不至于到一个字也説不出的地步。

那女子对面前的这个大活人却不理不睬,径直向东走去。这下子,周宣王慌了,急急忙忙起身追赶,却扑通一声,重重的摔在了地下。

从疼痛中醒来,天已经亮了。原来,这只是一个梦,一个稀奇古怪的梦!

虽説是梦,周宣王还是有diǎn不放心,很不放心,亲自跑到太庙,发现七庙神主还在,才算放下了一半的心。

心,虽然放下了一半,可还有一半,在悬着,在半空悬着。

为了彻底放心,周宣王秘密召见了太史,来为他解梦。

“爻辞,五年前的爻辞,大王,还记得吗?”

“你那顺口溜,又是哭又是笑的,谁记得住!”

“对,我要説的就是哭笑之语!”

“哭笑之语怎么了,和我的梦有个球关系?”

“大王,你还真是个二百五!心眼缺的厉害!”不要误会,这只是太史的心里话,在下不过替他宣之于口而已。

“有关系,不是球关系,而是直接的关系!”

“怎么讲?”

“一回事!爻辞和梦是一回事!”

“嗯?”

“女祸!”

“胡説!那个桑弧萁袋的女人已经斩了!估计,这时候,早已烂成了一滩烂泥!”

“不是她!”

“另有其人?”

“另有其人!”

“谁?”

“女婴!”

“那个在娘胎里呆了整整四十年的女婴?”

“对,就是她!”

“胡説!她早就溺死了!”

“大王,您见过她的尸体吗?”

“这……,等会,让我想想,当时负责这件事的应该是下大夫左儒。”

“不!是上大夫杜伯!”

“左右,去,把杜伯、左儒都给我找来!”

片刻之后,杜伯和左儒气喘吁吁的来到大殿。

“杜伯,我问你,那个女婴怎么样了?”

“什么女婴?”

“就是五年前那个溺水的女婴!”

“这……”

“这什么这,説,快説!”

“回大王,音讯皆无!”

“五年了,你竟然告诉我音讯皆无!”

“微臣以为……”

“你以为个屁!办事不力,拖出去,斩了!”

“慢!”喊话的是下大夫左儒。

“慢什么慢!赶紧,脱出去,斩了!”

“大王,您不能杀杜伯!”

“为什么不能?”

“他们两个是基友,感情好的很!”一个太监xiǎo声嘀咕了一句,恰巧落入周宣王的耳朵里。

“因为他罪不至死!”左儒的反应比较慢,太监的话已经説完,他才刚刚开口。

“什么罪不罪的!君叫臣死,臣就必须得死!”

“大王,话可不能这样讲!”

“不这样讲,怎样讲?左儒,为了基友,你竟然敢跟我对着干!”

“我,我只是帮理不帮亲!”

“什么狗屁帮理不帮亲?”

“如果大王错了,我就帮基友;如果基友对了,我还是帮基友!”

“説来説去,还不是帮基友!”

“这……”,显然,左儒被自己绕糊涂了,一时之间哑口无言。

“我杀杜伯,如同碾死一只臭虫!”周宣王见左儒闭口不言,慢悠悠的加了一句。

“如果,大王一定要杀杜伯,我就……”

“你就怎样?”

“你就把我一起杀了吧!”

“实话告诉你,本来,我真的想杀你。现在,偏偏不杀你!”

“那,大王也不能杀杜伯!”

“杜伯死定了!”

“那我就杀了我自己!”

“你这么想死,我也没办法。不过,我是不会杀你的!”

片刻之后,杜伯的脑袋被血淋淋的端了上来!

左儒大叫一声,一头撞在了石柱上,就此一命呜呼。

周宣王脸色微微一变,扭头回到了后宫。

只剩下太史一个人,在空荡荡的大殿上发愣!

石家庄九州中西医结合皮肤病医院可信吗
深圳远大医院口碑怎么样
北京对于私密维养好的方法都有哪些
合肥治疗龟头炎费用
汕头最好的治男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