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无上圣王第五百五十九章逆天改命

2020-01-24 17:06:2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无上圣王 第五百五十九章 逆天改命

“随便你,你自己要去找死的,可别怪我没提醒你。”镜心见叶晨这么説,也只好不再阻止。

叶晨走出院子,只见外面正坐着一个女孩,看上去也就二八年华,身上穿着一袭水蓝色长裙,在叶晨对面的院子门口低声哭泣。

“你没事吧?”叶晨见她只有真圣境五重的修为,不由放下了戒心,走上前递了一块手帕问道。

女孩抬起头来看了叶晨一眼,也不説话,又低下头去,继续哭着。

叶晨不明情况,也不知道要怎么安慰女孩,只好説道:“别哭了,能跟我説説发生什么事了吗?或许我能帮到你。”

“我想回家……呜呜呜……”女孩哭的更厉害了,不过总算是哽咽着説道。

“回家?”叶晨闻言一愣,“别哭了,先跟我説説怎么回事吧,我看看能不能送你回去。你家在什么地方?”

“真的吗?”女孩闻言猛地抬起头来,泪眼婆娑的看着叶晨。

叶晨diǎn了diǎn头。

“我家在中州,你能送我回去吗?”女孩用充满期盼的眼神看着叶晨,声音里带着浓浓的鼻音。

“中州?”叶晨闻言一愣,“你是中州哪个宗门或者家族的弟子?”

这么年轻就有真圣境五重的修为,想必这女孩至少也是从一个dǐng尖二流势力的弟子,怎么説御龙宗也在中州,説不定叶晨会认识这个女孩的家族。

“我是中州御龙宗的弟子。”女孩抽泣了一声,继续説道。

“你是御龙宗的弟子?”叶晨闻言整个人都愣住了,无比诧异的看着女孩。

女孩微微diǎn了diǎn头,还变出一块令牌模样的虚影来给叶晨看:“这是我的令牌,实物跟肉身一起留在了幻龙大陆,没能带过来。”

叶晨看了一下女孩手里那块令牌,的确是御龙宗的弟子令牌没错,正面刻着御龙二字,边上还雕了一条栩栩如生的神龙,而令牌的背面则刻着真传两个字,也就是説,这名女孩是御龙宗的真传弟子!

“叶晨,先别急着相信她!”叶晨正要説话,然而镜心却突然説道,“你离开御龙宗满打满算才半个月的时间,那时候御龙宗只有两个真传弟子而已,而且都是刚刚突破真圣境的,而且这女孩从来都没见过,怎么会是御龙宗弟子?”

叶晨眉头一皱,镜心説的的确有道理,但看这女孩的样子,似乎也不认识自己,而且她都已经变成鬼了,这里又是九幽冥府,无冤无仇的,这女孩又为什么要説这样的谎话?

“你是什么时候进入御龙宗,成为御龙宗弟子的?”叶晨想了想,最后还是决定再试探一下。

“一千年前……”女孩努力回想了一下説道,“我原本是中州陆家的大xiǎo姐,后来我爹爹突然説要带领家族加入御龙宗,所以我才成了御龙宗弟子。”

“一千年前?九幽冥府的时间吗?”叶晨又问道。

女孩diǎn了diǎn头。

叶晨便开始分析起来,陆家他倒是知道,在中州也是一个dǐng尖的二流势力了,陆家家主有真圣境九重修为。有了之前韩家忽然加入御龙宗的事情,叶晨倒也不奇怪陆家会加入御龙宗。

毕竟现在量劫将至,聪明一些的宗门和势力都开始寻求庇佑了,叶晨在幻龙大陆身份特殊,而且御龙宗现在的实力也不比幻龙九宗弱多少,陆家会加入御龙宗寻求庇佑也是可以理解的。

按照女孩的説法,换成幻龙大陆的时间来算的话,正好是叶晨进入无天上镜前后,所以叶晨会不认识这女孩也説的通。

“你认识这个吗?”叶晨迟疑了一下,从龙玉空间里取出自己的御龙令递到女孩面前。

“御龙令!这是宗主的令牌!”女孩一眼就认出来了,顿时诧异的看着叶晨,“你,你是……?”

“御龙宗门规是什么?”叶晨也不説话,收起御龙令又问道。

“不得同门相杀,不得背叛宗门,不得……”女孩张嘴就来,把御龙宗的门规全部背了一遍,没有丝毫左差。

“御龙宗内有几个演武场?”叶晨又再次问道。

门规可以打听,毕竟不是什么机密的事情,御龙令和弟子令牌也可以打听到,但御龙宗有几个演武场,这只有御龙宗的人才会知道,外人去御龙宗,又怎么会在意这个。

“十个,天刑峰有一个,宗主峰有一个,外门弟子城池有一个,传功殿有一个……”女孩一一细数,和叶晨记忆里的一模一样。

看来她的确是御龙宗弟子!

“我叫叶晨,你叫什么名字?”叶晨两条眉毛皱的更紧了。

御龙宗的真传弟子怎么会死一个?难道御龙宗发生了什么变故?

“叶,叶晨!”女孩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叶晨,嘴巴张得都能塞下一枚鸡蛋了。

“对,御龙宗宗主叶晨。”叶晨淡淡的diǎn了diǎn头,一条神龙从他涅槃领域中冲了出来,盘旋在他身旁,诏示着他的身份。

“弟子陆璇,拜见宗主!”女孩直接跪在地上,向叶晨行了三跪九叩的大礼。

“不必多礼。”叶晨担心着御龙宗的情况,扶起陆璇,直接带着她回到自己的院子里面,“御龙宗发生什么事情了?你为什么会死?”

“回宗主,你离开之后,酆都殿的殿主就突破了涅槃境的修为,然后开始猎杀御龙宗弟子,向御龙宗宣战。弟子就是被酆都殿一个真圣境九重的长老所杀,宗主要为弟子做主啊!”陆璇一脸愤怒和怨恨的説道。

“好个酆都殿!”叶晨勃然大怒,猛地一掌拍碎了石桌,“血狱长老呢?他为何不阻止!”

叶晨知道自己仇家太多,去了无天上镜之后,必然会有人对御龙宗不利的,所以特地留下血狱魔皇坐镇御龙宗,可没想到竟然还是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弟子死的前一天,血狱长老去了酆都殿,但是酆都殿主联合六欲魔君大战血狱长老,两方打成了平手。血狱长老只好杀了酆都殿的几个长老,下令让宗门弟子回宗,他则带着宗门的长老反击酆都殿。”陆璇説道,“弟子当时正在东洲历练,回宗门的路上偶遇酆都殿弟子,所以被杀。”

“该死的酆都殿!”叶晨怒火中烧,咬着牙説道,“没想到我才刚离开,他们竟然就来犯我御龙宗!哼,等我回去,必定让他满殿横尸!”

陆璇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叶晨看到陆璇这副模样,哪会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便解释道:“我还没死,只是误入九幽而已,正在找出去的办法。”

“误入九幽?”陆璇闻言一愣,“弟子听説半年前九幽出现了一个涅槃境一重的活人,抢走了三生石,难道就是宗主?”

叶晨老脸一红,干咳两声,有些不好意思的説道:“是我……”

怎么説自己也是一宗之主,去偷九幽的三生石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九幽冥府不是只有鬼魂能够进来的吗?宗主怎么会误入此间?”陆璇疑惑的问道。

“这个説来话长,以后再慢慢告诉你。”叶晨摆摆手道,“你説你在九幽已经呆了一千年了?”

“是的,弟子在已经在九幽呆了有一千零二十年了。”陆璇diǎn了diǎn头説道。

“那你对九幽冥府了解多少?”叶晨眼睛一亮。

“地府的常识,弟子都清楚。”陆璇想了想説道。

“那就好!”叶晨闻言大喜,“你就跟着我吧,我带你走出这个鬼地方。”

“多谢宗主!”陆璇感激的説道。

“叶晨,你疯了!”镜心忽然从叶晨身上飞了出来,“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在逆天改命!要遭天罚的!”

“无妨。”叶晨毫不在意,天罚就天罚,反正他又不是没经历过。

“你真的是疯了,你知不知道天罚有多厉害!”镜心急了,他存在数千万年,还从来没见过这样的疯子!

叶晨不想听镜心唠叨,索性直接把镜心收回体内。自己继续问陆璇道:“你知道阿鼻地狱和血海怎么去吗?”

“弟子知道。”陆璇diǎn了diǎn头,“阿鼻地狱和血海是九幽冥府的禁地,地图上有标注的。”

“先休息两天,然后我们出发去阿鼻地狱。”叶晨二话不説,直接拍板决定了。

御龙宗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叶晨必须要尽快回到无天上镜打败天庭,救出父亲和韩雪,然后好好收拾一下酆都殿!

哼,“犯御龙宗者斩”这句话,可不是叶晨信口雌黄的!

在半步多又呆了两天,叶晨便退了那间密室,打算前往阿鼻地狱寻找机缘。不得不説,这个半步多客栈实在黑的可以,叶晨两颗数万年的灵芝住一年,现在中途退房,半步多竟然连一diǎn东西都不返回给叶晨!

好在叶晨财大气粗,也不在乎那两颗灵芝,否则非拆了这半步多不可。

阿鼻地狱就在焦热地狱东边,距离挺远的,叶晨考虑到自己现在毕竟是通缉犯,所以不敢太过高调,所以打算带着陆璇走过去。

“站住!”刚一出城,叶晨忽然听见有人大喝一声,让他站住。

叶晨心里不由咯噔一下,悄悄摸了摸怀里那块艄公给的竹牌。

坏了,该不会是被认出来了吧?

叶晨忐忑的停下脚步,回头一看,发现是两个鬼差,一个三头六臂,拿着三根棍子,青面獠牙凶神恶煞,另一个长得和人差不多,但却只有一只眼睛,脑袋还特别大,看上去十分不协调。

这两人都是涅槃境一重的修为,放在幻龙大陆,也是金字塔dǐng端的存在了。

“两位差爷有何贵干?”叶晨表面不动声色,客客气气的向那两个鬼差拱了拱手道。

那两个鬼差也不説话,只是上下打量了叶晨一番,随后也不知道从哪里取出一面镜子,看看叶晨,又看看镜子。

叶晨心里紧张无比,元气早已经凝聚在了掌心,涅槃领域里的神龙蓄势待发,只要这两个鬼差一有动作,叶晨马上就会发起攻击!

德胜门医院口腔科刘海云
北京股骨头医院正规吗
贵州能治妇科的医院
北京男科治疗费用
榆林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分享到: